编辑主页 > 列表 > 正文
王鹏运(晚清词人)
作者:wsir 发布时间:2020/07/01 16:38:15 分数:0 跟帖:4
  王鹏运(1849-1904),晚清官员、词人。字佑遐,一字幼霞,中年自号半塘老人,又号鹜翁,晚年号半塘僧鹜。广西临桂(今桂林)人,原籍山阴(今浙江绍兴)。同治九年举人,光绪间官至礼科给事中,在谏垣十年,上疏数十,皆关政要。二十八年离京,至扬州主学堂,卒于苏州。  工词,与况周颐、朱孝臧、郑文焯合称"清末四大家",鹏运居首。著有《味梨词》、《骛翁词》等集,后删定为《半塘定稿》。王鹏运曾汇刻《花间集》及宋、元诸家词为《四印斋所刻词》。  【简介】  王鹏运:原籍山阴(今浙江绍兴),高祖王云飞迁家至广西临桂,父亲王必达开始以临桂县籍应试,自此为临桂人。王必达历任江西、甘肃等地知县、知府、按察使等职。  他自号半塘老人、半塘僧鹜、鹜翁。时值壮年并不老为何取号老人呢?他说:"古诗上云,父母在,恒言不称老。余一身不幸,幼年失母,中年失父,令人心悲,人不老心已碎,自称老人是用来铭记我的不幸啊!""我是父母的体魄所依,有父的一半,有母的一半,所以谓为半塘。"王鹏运的爱妻曹氏先他而去,虽无嗣,妻生前他不纳妾,妻亡后不续弦。据说王鹏运曾找到一位算命先生推算他的八字,算命先生算后叹道:"心高命平,是半僧人命也。"王鹏运听了,就把半僧作为自己的号了。一位老人为他占卜,曰"刻鹄类鹜",意为本来想雕刻天鹅却雕刻成了鸭子。王鹏运伤心地说:"我愧不能像天鹅一样高飞蓝天,只好把自己当成鸭子一样藏在水草丛中,少惹事生非了。"所以他又把鹜翁作为别号之一。  清朝咸丰八年(1858年),王鹏运10岁时随父到江西。同治九年(1870)回原籍临桂参加在桂林贡院举行的广西乡试,中第28名举人。第二年进京考进士名落孙山,之后滞留京城。十三年(1874)经朋友引荐官内阁中书,期间六次科考,均落榜。最后一次进士落榜后,已过三十而立之年。  王鹏运在内阁中书任上十多年,到光绪十一年(1885)才提拔为内阁侍读,先后直实录馆。光绪十九年(1893)授江西道监察御使,升礼科给事中,转礼科掌印给事中。 弹劾谏诤有直声,曾上书反对西太后和光绪帝驻跸颐和园、请办京师大学堂等,他还弹劾过至各亲王下至翁同龢等要臣,一生奏议等身。他支持并参与康有为的改良主义运动,康有为未受知于光绪帝之前,奏折多由他代上,屡次抗疏言事,几罹杀身之祸。光绪二十八年(1902),王鹏运离京南下,寓扬州,主仪董学堂,并执教于上海南洋公学,光绪三十年(1904)六月因病在苏州去世,享年56岁。光绪三十二年(1906)家人将他的灵柩护送回桂林,安葬在东郊王氏家族墓地。


网友跟帖 共4 条 [我也要发表回复]
删除回复wsir - 回复于2020/7/1 16:38:53
1
  【有关记载】  鹏运,号幼霞,自号半塘老人,晚号鹜翁。临桂人。同治九年,本省乡试举人。十三年,以内阁中书分发到阁行走,旋补授内阁中书。久之,升内阁侍读。先后值实录馆,办大婚庆典,叙劳加三品衔,赏戴花翎。光绪十九年七月,授江西道监察御史,奉命巡视中城,转掌江西道监察御史,升礼科给事中,转礼科掌印给事中。  二十二年春,上奉皇太后驻跸颐和园,鹏运上书曰:窃自今年入春以来,皇上恭奉皇太后驻跸颐和园,诚以听政之暇,皇上得以朝夕承欢,而事机之来,皇太后便于随时训迪。圣慈圣孝,信两得也。况御园驻跸,祖宗本有成宪,如臣梼昧,尚复何言。然毣毣之忱,以为皇太后园庭驻跸,顺时颐养,以迓祥和,诚天下臣民所至愿,若皇上六飞临驻,揣时度势,有不得不稍从缓图者,谨为我皇上敬陈之。自和议既成之后,财匮民离,敌骄国辱,久在圣明洞鉴之中,无俟微臣赘述。恭读去年四月朱谕,我君臣当艰苦一心,力图自强之策。至哉王言。今日非力持坚苦之操,难策富强之效。圣言及此,真天下之福也。昔齐顷公败于鞍,归而吊死问疾,七年不饮酒食肉,而浭阳之田以归。夫饮酒食肉,何碍于政。史臣特举人所至近易忽之处,以状其日不暇给之忱。是以风声所树,不必战胜攻取,邻国畏沮之心自生。实效先生,理固相因而至。夫人情不远,援古可以知今,而环伺綦严,返观能无滋惧。臣非不知我皇上宵衣旰食,在宫在园,同此励精图治。然宸衷之痛苦,左右知之,海内臣民不能尽悉也。在廷知之,异域旅人不能尽见也。恐或以温凊之晨昏,为宸游之逸豫,其何以作四方观听之新,杜外人觊觎之渐哉。臣又闻皇上前次回还,乙夜始入禁门,不独披星戴月,圣躬无乃过劳,而出警入跸之谓何。亦非慎重乘舆之道。而今之颐和园,与圆明园情形迥异,其时承平百年,各署入直之庐,百官待漏之所,规模大备,相习忘劳,今则芜废已逾三十年一切办公处所,悉皆草创,俱未缮完。大臣虽仅有憩息之区,小臣之踟蹰宫门,露立待旦者,不知凡几。而缀衣趣马,先后犇走于风露泥淖之中,更无论矣。体群臣为九经之一,亦愿皇上垂鉴及之也。又近读邸钞,立山奉命管理圆明园,皇上两次还宫,皆至园少坐,外间讹传,遂疑有修复之举。臣愚以为值此时艰,断不至以有限之金钱,兴无益之土木。且借贷业已不赀,更何从得此钜款。此不足为圣明虑,然臣因之窃有进者。当同治改元之始,御园甫经兵燹,兴葺非难,乃竟听其芜废,岂惮劳惜费哉。盖欲使深宫不暇自逸之心,昭示以薄海内外。是以数年之内,海宇敉平,武功克蒇。前事具在,圣谟孔彰,伏愿皇上念时局之艰难,体垂帘之德意,颐和园驻跸,请暂缓数年。俟富强有基,经营就绪,然后长承色笑,侍养湖山。盖能先天下之忧而忧,自能后天下之乐而乐,其所谓以天下养者,不且比隆虞帝哉。  疏入,上欲加严谴,王大臣陈论至再,意稍解。徐曰:朕亦何意督过言官,重圣慈或不怿耳。枢臣以鹏运摺内夹片附奏,略谓鹏运虽冒昧渎奏,亦忠爱微忱,臣等公同阅看,尚无悖谬字样,可否吁恩免究,意在声叙宽典之邀,出自臣下乞请也。疏留中。即日车驾恭诣圣安,面奉懿旨:御史职司言事,余何责焉。王大臣奉谕旨,此后如再有人妄奏尝试,即将王鹏运一并治罪。著即传谕知悉。鹏运直谏垣十年,疏数十上,大都关系政要,此尤荦荦大者。二十八年,得请南归,寓扬州。时艰日亟,愤懑滋甚。三十年春,以省墓道苏州,病卒,年五十六。  鹏运内性悙笃,接物和易,能为晋人清谈,闲涉东方滑稽,往往一言隽永,令人三日思不能置。甫通朝籍,即不谐时论,致身言路,敢于抨击权强,夙不慊于津要。惎之者复百计中伤之,卒坎壈于仕途。才识闳通,不获竟其用。官内阁侍读,两届京察一等,不记名。给事中试俸期满,援例截取,奉旨以简缺道员用,如直省道府简缺,归部铨或外补。故事,京曹截取,皆以繁缺用,以简缺用者,自鹏运始。鹏运微尚萧远,书卷而外,嗜金石书画,亦不为意必。唯精揅词学,平悃款抑塞,一寄讬乎是。其四印斋所刻词,自南唐迄元若干家。著有半塘定稿,袖墨虫秋味梨蜩知等集。--蔡丏因编《清代七百名人传》(第五册)
删除回复wsir - 回复于2020/7/1 16:39:37
2
  【主要作品】  一、主要成就  王鹏运初嗜金石,20岁后始专一于词,成就突出,在词坛声望很高,与郑文焯、朱孝臧、况周颐合称为"晚清四大家"。由于他大力倡导词学,且能奖掖后辈,著名词人文廷式、朱孝臧、况周颐等均曾受其教益。他力尊词体,尚体格,提倡"重、拙、大"以及"自然从追琢中来"等,使常州词派的理论得以发扬光大,并直接影响当世词苑。况周颐的《蕙风词话》许多重要观点,即根源于王氏。晚清词学的兴盛,王氏起了重要作用。  其早年词与王沂孙为近,多写身世之感,如〔百字令〕《自题画像》等。甲午至辛丑间(1898~1901)身为谏官,并与文廷式等唱和,颇有伤时感事之作,词风近辛弃疾。如〔祝英台近〕《次韵道希感春》、〔谒金门〕"霜信骤"、〔满江红〕《送安晓峰侍御谪戍军台》等,苍凉悲壮,饶有壮夫扼腕之概。他同朱孝臧、刘伯崇合作的《庚子秋词》,也不乏对国势衰微的深沉悲愤。但是,他的作品,更多的还是反映了对清廷江河日下趋势的无可奈何的哀叹。有的词用典过多,不免流于晦涩。  王鹏运用了30年的时间,校勘《花间集》以及宋元诸家词为《四印斋所刻词》和《四印斋汇刻宋元三十一家词》,又校刻《吴梦窗词》。他用汉学家治经治史的方法以治词,校勘精审,向为学者所称道。  著有《袖墨集》、《虫秋集》、《味梨集》、《鹜翁集》、《蜩知集》、《校梦龛集》、《庚子秋词》、《春蛰吟》、《南潜集》,统名《半塘词稿》。晚年删定为《半塘定稿》2卷,《剩稿》1卷。  二、自序  半塘僧鹜者,半塘老人也。老人今老矣,其自称老人时,年实始壮。或问之,老人泫然以泣作,而曰:礼不云乎:父母在,恒言不称老。某不幸,幼而失怙,今且失恃矣。称老,所以志吾痛也。然则半塘者何?曰:是吾父吾母体魄之所藏也。吾纵不能依以终老,其敢一日忘之哉!由是朋辈无少长,皆以老人呼之而不名,悲其志也。老人仕于朝数十年,所如辄不合。尝娶矣,壮而丧其偶;子又不育,尝读书应举子试矣,而世所尊贵如进士者,卒不可得。家人以老人之郁郁于前,冀其或取偿于后也;召瞽之工于术者,以老人生年干支使推之。瞽猝然曰:是半僧人命也。老人闻之则大慊,乃自号曰半僧。老人之友为言官也,尝妄有所论列,其事为人所不易言。老人之友,有为老人危者,上疏之前夕,为老人占之,得刻鹄类鹜之繇。疏上,几得奇祸,乃复自号"鹜翁",曰:吾以傲夫卜,而自匿其草者。于是,三名者,尝随所适以自名焉。旣而其友以疑罪死于法,老人伤之曰:吾哀吾友,吾忍忘吾鹜耶!遂撮三者自名为"半塘僧鹜"云。嗟乎!半塘者,老人之墓田丙舍也。曩以仕于朝,不得归;今投劾去矣,又贫不能归;老人又以出世之志,牵于身世,不得。遂求得西方贝叶之书,乃哆口瞠目不能读,读亦不能解。惟所谓鹜者,其鸣无声,其飞不能高以远;日浮沈于鸥鹭之间,而默以自容,或庶几焉。是老人之名副其实者,仅三之一耳,然则老人之遇,亦可知矣。
删除回复wsir - 回复于2020/7/1 16:40:23
3
  【作品选录】  【浣溪沙·题丁兵仆丈画马】  苜蓿栏干满上林,西风残秣独沈吟,遗台何处是黄金?  空阔已无千里志,驰驱枉抱百年心,夕阳山影自萧森。  【点绛唇】  抛尽榆钱,依然难买春光驻。饯春无语,肠断春归路。  春去能来,人去能来否?长亭暮,乱山无数,只有鹃声苦。  【减字木兰花】  婆娑醉舞,呵壁无灵天不语。独上荒台,秋色苍然自远来。  古人不见,满目荆榛文字贱。莫莫休休,日凿终为浑沌忧。  【祝英台近·次韵道希感春】  倦寻芳,慵对镜,人倚画阑暮。燕妒莺猜,相向甚情绪。  落英依旧缤纷,轻阴难乞,枉多事、愁风愁雨。  小园路,试问能几销凝?流光又轻误。联袂留春,春去竟如许!  可怜有限芳菲,无边风月,恁都付、等闲风絮。  【玉漏迟】  望中春草草,残红卷尽,旧愁难扫。载酒园林,往日游情倦了!  几点飘零花絮,做弄得阴晴多少?归梦好,宵来犹记,骖鸾空到。  尾长翼短如何?算愁里听歌,也伤怀抱。烂锦年华,谁信春残恁早?  留取花梢日在,休冷落旧家池沼。吟思悄,此恨鹧鸪能道。  【玉楼春】  好山不入时人眼,每向人家稀处见。浓青一桁拨云来,沈恨万端如雾散。  山灵休笑缘终浅,作计避人今未晚。十年缁尽素衣尘,雪鬓霜髯尘不染。  【浪淘沙·自题《庚子秋词》后】  华发对山青,客梦零星,几寒濡句慰劳生。断尽愁肠谁会得?哀雁声声。  心事共疏檠,歌断谁听?墨痕和泪渍清冰。留得悲秋残影在,分付旗亭。  鹧鸪天·登玄墓还元阁,用叔问《重泊光福里》韵】  云意阴晴覆寺桥,秋声瑟瑟径萧萧。五湖新约尊前订,十月轻寒画里销。  凭翠槛,数烟桡,一楼人外万峰高。青山阅尽兴亡感,付与松风话市朝。  【南乡子】  斜月半胧明,冻雨晴时泪未晴。倦倚香篝温别语,愁听,鹦鹉催人说四更。  此恨拼今生,红豆无根种不成。数遍屏山多少路,青青,一片烟芜是去程。  【临江仙】  枕上得《家山》二语,漫谱此调。梦生於想,歌也有思,不自知其然而然也。  歌哭无端燕月冷,壮怀销到今年。断歌凄咽若为传。家山春梦里,生计酒杯前。  茆屋石田荒也得,梦归犹是家山。南云回首落谁边?凝呵湘水壁,一问左徒天。  【和冯延巳《鹊踏枝》十首】  其一  落蕊残阳红片片,懊恨比邻,尽日流莺转。似雪杨花吹又散,东风无力将春限。  慵把香罗裁便面,换到轻衫,欢意垂垂浅。襟上泪痕犹隐见,笛声催按梁州遍。  其二  漫说目成心便许,无据杨花,风里频来去。怅望朱楼难寄语,伤春谁念司勋误?  枉把游丝牵弱缕,几片闲云,迷却相思路。锦帐珠帘歌舞处,旧欢新恨思量否?  其三  望远愁多休纵目,步绕珍丛,看笋将成竹。晓露暗垂珠簏簌,芳林一带如新浴。  檐外春山森碧玉,梦里骖鸾,记过清湘曲。自定新弦移雁足,弦声未抵归心促。  其四  斜日危阑凝伫久,问讯花枝,可是年时旧?浓睡朝朝如中酒,谁怜梦里人消瘦。  香阁帘栊烟阁柳,片霎氤氲,不信寻常有。休遣歌筵回舞袖,好怀珍重春三后。  其五  昼日恹恹惊夜短,片霎欢娱,那惜千金换。燕睨莺颦春不管,敢辞弦索为君断。  隐隐轻雷闻隔岸,暮雨朝霞,咫尺迷云汉。独对舞衣思旧伴,龙山极目烟尘满。  其六  风荡春云罗样薄,难得轻阴,芳事休闲却。几日啼鹃花又落,绿笺莫忘深深约。  老去吟情浑寂寞,细雨檐花,空忆灯前酌。隔院玉箫声乍作,眼前何物供哀乐。  其七  谁遣春韶随水去?醉倒芳尊,望却朝和暮。换尽大堤芳草路,倡条都是相思树。  蜡烛有心灯解语,泪尽唇焦,此恨消沈否?坐对东风怜弱絮,萍飘后日知何处。  其八  对酒肯教欢意尽?醉醒恹恹,无那忺春困。锦字双行笺别恨,泪珠界破残妆粉。  轻燕受风飞远近,消息谁传,盼断乌衣信。曲几无憀闲自隐,镜奁心事孤鸾鬓。  其九  几见花飞能上树,难系流光,枉费垂杨缕。筝雁斜飞排锦柱,只伊不解将春去。  漫诩心情黏地絮,容易飘飏,那不惊风雨。倚遍阑干谁与语?思量有恨无人处。  其十  谱到阳关声欲裂,亭短亭长,杨柳那堪折。挑菜湔裙春事歇,带罗羞指同心结。  千里孤光同皓月,画角吹残,风外还呜咽。有限坠欢争忍说,伤生第一生离别。  【八声甘州·送伯愚都护之任乌里雅苏台】  是男儿、万里惯长征,临歧漫凄然。只榆关东去,沙虫猿鹤,莽莽烽烟。  试问今谁健者?慷慨着先鞭。且袖平戎策,乘传行边。  老去惊心鼙鼓,叹无多哀乐,换了华颠。尽雄虺琐琐,呵壁问苍天。  认参差、神京乔木,愿锋车、归及中兴年。 休回首,算中宵月,犹照居延。  【沁园春·代词答】  词告主人:釂君一觞,吾言滑稽。叹壮夫有志,雕虫岂屑?小言无用,刍狗同嗤。  寿麝尘香,赠兰服媚,烟月文章格本低。平生意,便俳优帝畜,臣职奚辞?  无端惊听还疑,道词亦穷人大类诗。笑声偷花外,何关著作?情移笛里,聊寄相思。  谁遣方心,自成沓舌,翻讶金荃不入时!今而后,倘相从未已,论少卑之。  【三姝媚】  次珊读唐人《息夫人不言赋》,有感於《外结舌而内结肠,先箝心而后箝口》之语,赋词索和,聊复断声,亦《盍各》之旨也。  蘼芜春思远。采芳馨愁贻,黛痕深敛。薄命怜化,倚东风罗袖,泪珠偷泫。  瞑入西园,容易又林禽声变。那得相思,付与青苹,自随蓬转。  惆怅罗衾扪遍。便梦隔欢期,旧恩还恋。芳意回环,认鸳机锦字,断肠缄怨。  继继丝丝,弃袅尽香心残篆。漫想歌翻壁月,临春夜满。  【评】叶恭绰曰:缠绵往复。(《广箧中词》二)  【满江红·朱仙镇谒岳鄂王祠,敬赋】  风帽尘衫,重拜倒朱仙祠下。尚彷佛英灵接处,神游如乍。  往事低徊风雨疾,新愁黯淡江河下。更何堪雪涕读题诗,残碑打!  黄龙指,金牌亚。旌旌影,沧桑话。对苍烟落日,似闻悲咤。  气詟蛟鼍澜欲挽,悲生笳鼓民犹社。抚长松郁律认南枝,寒涛泻。  (道光季年,河决开封,举镇惟岳祠无恙,壬午扶护南归,曾梦游祠下。)  【沁园春】  岛佛祭时,艳传千古。八百年来,未有为词修祀事者。今年辛峰来京度岁,倡酬之乐,雅擅一时。因於除夕,陈词以祭,谱此迎神。而以送神之曲属吾弟焉。  词汝来前!酹汝一杯,汝敬听之。念百年歌哭,谁知我者?千秋沆瀣,若有人兮。  芒角撑肠,清寒入骨,底事穷人独坐诗?空中语,问绮情忏否?几度然疑。  玉梅冷缀莓枝,似笑我吟魂荡不支。叹春江花月,竞传宫体,楚山云雨,枉托微词。  画虎文章,屠龙事业,凄绝商歌入破时。长安陌,听喧阗箫鼓,良夜何其?  【评】叶恭绰曰:奇情壮采。(《广箧中词》二)  【摸鱼子】  以汇刻宋、元人词赠次珊,承赋词报谢,即用原调酬之。  莽风尘雅音寥落,孤怀郁郁谁语?十年铅斩殷勤抱,弦外独寻琴趣。  堪叹处,恁拍到红牙,心事粉如许!低徊吊古。试一酹前修,有灵词客,知我断肠否?  文章事,覆瓿代薪朝暮,新声那辨钟缶?怜渠抵死耽佳句,语便惊人何补!  君念取,底断谱零缣,留得精神住?伫辛伫苦。且醉上金台,酣歌击筑,杂沓任风雨。  【念奴娇】  登旸台,上绝顶,望明陵。登临纵目,对川原绣错,如接襟袖。指点十三陵树影,天寿低迷如阜。  一霎沧桑,四山风雨,王气销沉久!涛金粟,老松疑作龙吼。惟有沙草微茫,白狼终古,滚滚边墙走。  野老也知人世换,尚说山灵呵守。平楚苍凉,乱云合沓,欲酹无多酒。出山回望,夕阳犹恋高岫。
删除回复wsir - 回复于2020/7/1 16:40:44
4
  【人物评价】  朱祖谋曰:君词导源碧山,复历稼轩、梦窗以还清真之浑化,与周止庵氏说契若针芥。(《半塘定稿序》)  叶恭绰曰:幼遐先生於词学独探本原,兼穷蕴奥,转移风会,领袖时流,吾常戏称为桂派先河,非过论也。强村翁学词,实受先生引导。文道希丈之词,受先生攻错处,亦正不少。清季能为东坡、片玉、碧山之词者,吾於先生无间焉。(《广箧中词》二)  《清词菁华》:鹏运为清末四家先导,上承嘉道之敝,下开同光变革之风,文廷式、朱祖谋、况周颐,皆受其指授。【搜集整理 仅供参考】
版区推荐 >>
广告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