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辑主页 > 列表 > 正文
吕洞宾典故几则
作者:wsir 发布时间:2020/06/28 15:26:13 分数:0 跟帖:3
  ☆上灶得度  吕祖初得道,自终南鹤岭回乡里省墓。偶步南郊蒲阴村,见一人坐柳树下,性极通灵,问其从来,知即行童寄儿后身也。祖因曲为点化,付成丹服之,易其魔相,令守炉执炊,呼曰郭上灶。  【按】《望江楼自记》曰:“吾所度者,何仙姑,郭上灶。”其即此耶?或又以为柳仙,后随祖隐显化度。  长安市药  宋建隆初,吕祖化一老翁,卖药长安市中。常携一大葫芦,人有疾求药,不计钱有无,皆与之,立效。或戏问有大还丹否,曰:“有,一粒一千贯。”或以为狂(俗情如是,不知千贯易尽,大丹难求)。每于城市笑骂人曰:“有钱不买药吃,尽作土馒头去。”一日抖(音斗)擞(音叟)葫芦已空,内剩一丸,极大光明,安掌上,谓人曰:“百余年,无一人肯把钱买药吃,哀哉!”遂自投于口,足下五色云起,望东南而去,人始叹悔不及(当面错过,总是无缘)。  王公槐券  宋参知政事王旦,父佑,虔奉吕祖像。一日祖来谓曰:“君家世积德,子孙致位三公,当树槐为券。”佑乃植三槐于庭。后旦果大拜。(人知王氏三槐堂,苏公有记,而不知为吕祖教之树也。)  秦州货墨  吕祖往来陕地,假为货墨,至凤翔,人天庆观,作诗题壁曰:“得道年来四百秋,不曾飞剑取人头(原评:寓言未遇第一等人)。玉皇未有天符至,且货乌金混世流。”后去游西川。  再谒子京  滕子京守巴陵,吕祖称吕处士再谒。子京与论名胜,引道经云:“两火一刀可以逃,的系何所?”祖曰:“言剡(音闪)中诸山,可以避灾,故汉晋以来,多隐逸之土,括苍天姥,是其处。”子京曰:“按会稽籍,天姥在剡之东鄙,接天台华顶峰,既人括州,何云吴地?”曰:“禹导吴江,会诸侯于祁山,秦置会稽郡,属吴,其郡治多灵异。老子《枕中记》言吴之华山可度难,山半有天池,产千叶莲,服之羽化。”信宿别去。  曹仙得度  曹仙名景休,曹皇后弟,彬之孙也。耻其弟景植倚势不法,伏罪,遂隐迹山岩,葛巾野服,矢志修真。一日吕祖同钟祖来,问曰:“闻子修养,所养何物?”对曰:“养道。”曰:“道何在?”曹因指天。曰:“天何在?”曹又指心。二师笑曰:“心即天,天即道,子亲见本来矣。”遂授以还真秘旨,令其修炼,未几道成,二师引之而去。  曹祖兄弟,一好道成真,一作恶丧躯,何性之相远至此?盖与柳下司马叔向兄弟,同一辙也。  孝感遇仙  鄂州治南吕仙亭前,有枣树,相传自唐以后,未尝结实。一日吕祖偶憩其下,忽有实如瓜(不异安期火枣)。太守命小吏采而进(何不自往)。吏性至孝,亲死无倚,祖教其私啖,吏从之,食毕,即飞去,因改名仙枣亭。  惟平素至孝,故得感祖点化教食,太守之命,讵非冥冥中有使之者乎?至今枣树尚存。  参谒黄龙  吕祖至武昌黄龙山,值诲机禅师升座,祖登擂鼓台听讲。师诘座下何人,祖曰:“云水道人。”师曰:“云尽水干何如?”祖曰:“暎(音汉)杀和尚。”师曰:“黄龙出现。”祖曰:“飞剑斩之。”(世因此语,作为传奇,有飞剑斩黄龙之事。昔柳真人曾辨此事,谓答机锋,信然。)师大笑曰:“咄(音笃)!固不可以口舌争也。”遂与指明大道。祖因呈偈(音计)曰:“弃却瓢囊槭(音蹙)碎琴,大丹非独(《全唐诗》作“如今不恋”)水中金。自从一见黄龙后,嘱咐凡流着意寻(《全唐诗》作“始悔从前错用心”,祖师证圆通佛果,盖本于此)。”遂拜礼辞去。


网友跟帖 共3 条 [我也要发表回复]
删除回复wsir - 回复于2020/6/28 15:26:51
1
  ☆会邵谈易  邵康节先生,精于易理。一日静坐,忽见风过,占之,遇兑,再占外卦,复遇兑,喜曰:“吕先生至矣。”(盖兑为口,两口吕也;兑又属西方庚辛金,亦是纯阳。)俄而一道人至,邵叩其道,道人曰:“既知我来,必知我去,易理通达,就中探之可得。”因授以口诀,邵依法修之,遂得尸解。  邵虽从祀圣庙,名列宋儒,其实于仙品,已证真人,位居南宫。  游智度寺  吕祖南游韶郴(音琛),下湘潭,至江滨,闻智度寺慧觉,禅学性源淳洁,与促席对坐,谓曰:“收光内照,一衲之外无余衣,一钵之外无余食,远生死岸,破烦恼壳。方今佛衣寂寂无传,禅理悬悬几绝,扶而兴者,其在吾师乎?”作偈赠之曰:“达者推心方济物,圣贤传法不离真,请师开说西来意,七祖于今未有人。”  自昔佛祖,俱只传法,惟达摩神光,一系西域,一属东土,特加传衣以表信,偈曰:“一花开五叶,结果自然成。”故衣止六祖不传。六祖之后,若青原、南岳、永嘉诸尊师皆传佛正印,绍佛慧灯,五宗而下,代有传人。此云七祖于今未有人,盖推尊觉公之意,观者勿真谓六祖以下无人也。  谒陈处士  隐士陈烈,年高有道,神宗遣使召之,辞不赴。吕祖常与往来论道,适召使至,祖赠以诗曰:  青霄一路少人行,休话兴亡事不成。  金榜因何无姓字,玉都必定有仙名。  云归大海龙千尺,雪满长空鹤一声。  深谢宋朝明圣主,解书丹诏召先生。  后烈卒,祖复吊之曰:  天网恢恢万象疏,一身亲到华山区。  寒云去后留残月,春雪来时问太虚。  六洞真人归紫府,十年鸾鹤老苍梧。  自从遗却先生后,南北东西少丈夫。  烈见王安石行青苗法,作诗讥之,遂隐居不仕。卒后,有见吕祖偕之而去者,想亦尸解也。  谒张天觉  张商英,字天觉,为相,有伛(音雨)偻(音楼)道人及门求施,商英不之礼,戏问有何术,曰:“能挽土为香。”即于阶侧取泥挽而焚之,奇香酷烈。烟罢,道人不见,案上留诗一章:“挽土为香事有因,世间宜假不宜真,皇朝宰相张天觉,天下云游吕洞宾。”商英自恨不识(悔之晚矣),从此格去非心。  凡神仙炼金丹,必资土釜,故仙师恒以土为香,以墨为金;亦土能生金之义,合和四象,交合中黄,大丹既成,香透九霄,复何疑哉?惜天觉之不悟也。  吴兴妓馆  吴兴妓张珍奴,色华美,性淡素,每夕沐浴更衣,炷香告天,求脱去甚切。吕祖化一士人访之,珍见风神秀异,礼敬殊甚。往来月余,珍曰:“荷君眷顾已久,独不留宿何也?”士曰:“固自有意,因问汝每夜龥(音豫)天,实何所求?”珍曰-:“失身于此,又將何为?但自念人是门中,妄施粉黛,以假为真,讴歌艳曲,以悲为乐,每叹世之愚夫,睹我如花,情牵意惹,非但丧财,多致殒命,妾罪愈重。惟昕(音欣)夕告天,早期了脱。”士曰:“汝志如此,何不修道?”珍曰:“无从得师。”士曰:“吾为汝师可乎?”珍即拜叩。士曰:“再来可也。”遂去。珍望不至,作词曰:“逢师许多时,不说些儿个;安得仍前相对坐?懊恨韶光空白过,直到如今闷损我。”士至,见词续韵曰:“道无巧妙,与你方儿一个:子后午前定息坐,夹脊关,昆仑过,恁时得气力,思量我。”复与太阴炼形丹法。临别,作《步蟾宫》一词与之曰:“坎离乾兑分子午,须认取自家宗祖。地雷震动山头雨,待洗濯黄芽出土。捉得金精牢固闭,炼甲庚要生龙虎。待他问汝甚人传,但说道先姓吕。”后黄觉能为湖州守,询诸妓能为道情词曲者,珍以前词奏之,黄讶曰:“吕仙师曾过汝乎?”珍具述所以,遂得脱籍。珍自是佯狂丐于市,投僻地密修,逾二年,尸解去。
删除回复wsir - 回复于2020/6/28 15:27:23
2
  ☆法真求度  吕祖游华阴,一道者伏地拜迎,祖曰:“子何为也?”对曰:“仆乃刘法真,昨见黄云渐近,今犹覆顶,知有圣真降临(此与关尹紫气何异)。”祖因问所从来,刘具述天宝中,同人人寿春作茶,遇一老僧,令往五台。心虑其远,僧乃邀人兰若(音惹),发心出家,二十余年。后知僧即文殊菩萨,一日谓曰:“有大魔起,必索汝等。”令众各散去。仆后居云台华阴观,为法师嗣遇仙张公弼,邀入石洞,寻亦别去。每恨遇佛仙而心不坚,遂成腰疾,望圣临救拔。祖曰:“子之道业,过半为心无定向,今仍往拜求普贤,则大行成矣,予亦欲往蜀中。”法真即随至青城山别去。  法真虽未即得道,然自唐至宋,历数百年,其为法师,颇著灵异。  重阳得道  王重阳真人,名中孚,字允卿,家世咸阳大魏村人。政和壬辰年生,初举武甲科。年四十七,解组归,弃妻子,拂衣尘外。己卯岁,游于终南,遇吕祖同正阳,因再拜求道,密授口诀。有诗曰“四十八上始逢师” 之句。次年,复遇于醴泉观,更授金丹直旨,为更名嘉(音哲),字知明,号重阳。二师去,重阳穴居以修。道成,出关东游,度马丹阳、孙不二夫妇,并邱处机(号长春子)、刘处玄(号长生子)、谭处端(号长真子)、王处一(号全阳子)、郝大通(号广宁子),是为七真。  禅寺植樟  吕祖过华亭北禅寺,手植樟树于殿后。数年樟死,复来取瓢内药一粒,瘗诸根下。樟复活,叶叶俱瓢痕,人始感悟,因号吕公樟。  枯鱼复活  靖康时,楚州孙卖鱼者,盛暑,吕祖遇于市,曰:“汝鱼馁矣,饮我可使活。”遂饮以斗酒,与言竟日而去,视鱼果活。孙自是通晓古往事,决人祸福辄应(与神仙会谈之妙)。后人钵池山,不出(想是修真,盖竟日所谈,真口诀也)。  廷直遇仙  宋末饶廷直,字亮公,衡南城人,登进士,尝过黄鹤楼,闻笛声,寻求,遇吕祖,授静功秘诀。不欲仕,不近妻妾,翛然端居无为。祖复至曰:“且须再世,得闻妙理。”因携之游南岳绝顶,有二道士,逊坐问曰:“昔有道长蓝养素(即采和)人岳,云已得大还丹,在此温养,一日抚掌大笑,顶开,霹雳一声而化。求指教。”祖曰:“九年火候直经过,忽尔天门顶中破。真人出现大神通,从此天仙可相贺。此则金丹大事已毕也。”遂去。饶后无病而逝。  唐女得度  严州唐氏女广真,既嫁,得血疾,梦道人与药服之愈,自是人道。初往苏,谒蓑衣何真人,何称之为仙姑(号无思道人)。一日饭次,忽昏兀如醉,两夕方苏,言为吕祖同曹混成二仙唤去,引至海边,随游洞府。吕祖又令至庐山,子虚真人洞中学书,写大字诗二百余篇。吕祖问曰:“汝欲超凡人圣耶?身外有身耶?留形住世耶?弃骨成仙耶?”对曰:“有母在,愿尽孝道。”祖曰:“如是,则且留形。”遂以丹一粒,分为四,投盘中,得其一吞之,遂苏。自是辟(音壁)谷,以符水治人疾,良愈。后吕祖至严州度去。  榴皮画壁(见王会回仙碑)  熙宁元年八月十九日,湖州归安县,沈思(字持正)隐于东林,因名东老,能酿十仙白酒。一日有客,自称回道人,长揖东老曰:“知君白酒新熟,愿求一醉否?”公命之,徐观其目,碧色灿然,光彩射人。与之语,无不通究,知非尘埃中人也。因出与饮,自日中至暮,已饮数斗,殊无酒色。回曰:“久不游浙中,今为子有阴德,留诗赠子。”乃劈席上榴皮画字,题于庵壁云:“西邻已富忧不足,东老虽贫乐有余。白酒酿成因好客,黄金散尽为收书。”  【按】《苏东坡诗集》,有和诗三首:“世俗何知穷是病?神仙可学道之余。但知白酒留佳客,不问黄金觅素书。”“符离道士晨兴际,华岳先生尸解(音贾)余。  忽见黄庭丹篆句,犹传青纸小朱书。”“凄凉雨露三年后,仿佛尘埃数字余。至用榴皮缘底事,中书君岂不中书?”
删除回复wsir - 回复于2020/6/28 15:27:56
3
  ☆拱极遇仙  江北陆西星,遇吕祖于拱极台。嗣后常至其家,传《阴符》、《道德》之秘,因注黄老参悟诸书,名曰《方壶外史》。吕祖又命两仙童,受业于陆,偶与戏嬉,童子飞空而去。吕祖仍至,索纸题诗,以指代笔,末有云:“每一下阶,众仙为之侧目。”自此仙迹杳然。陆氏子孙,至今珍藏此卷,书尾犹带指上罗文。  梦仙除瘤  橘斋史左丞,夙病眉瘤。初至馆楼上,梦仙拭面而瘤脱。既觉,往谒吕仙亭,物色如所见。  闻笛愈风  平章忽刺(音竦)斛夫人,秃蒲伦氏,患头风,日夜望仙祷祈。已而闻笛声,皆曰仙笛也。公曰:“仙有灵,当再闻。”及夜,笛声起墙外,自是夫人起居如初。  遗金化石  江夏吕公洞前,有军巡夜,逢三人衣冠甚古,遗(以醉切去声馈也)黄金片片。携归,光彩焕发,官觉收之,则皆化为石,命藏之军资库焉。  石上桃痕  武昌省会西城外,黄鹄矶石上,有桃痕。相传吕仙假卖桃以验众,售者第云归遗稚子,无有言及父母者。吕感忿,掷桃于石而去,其痕至今存焉。  诗赠笠翁  康熙辛亥夏,吕祖降乩于寿民佟方伯之寄园。正在判事,李笠翁(名渔)忽过之。方伯曰:“文人至矣,大仙何以教之?”吕祖云:“笠翁岂止文人?真慧人也。正欲与之盘桓,可先倡一韵,吾当和之。”因呈绝句一首云:“今古才人总在天,诗魂不死便成仙。他年若许归灵社,愿执诸君款段鞭。”吕祖和云:“闻说阴阳有二天,诗魔除去是神仙。相期若肯归灵窟,命汝金门执玉鞭。”复赠一绝云:“潇洒文心慧自通,无端笔下起长虹。波平云散停毫处,万里秋江一笠翁。”  诗示天基  维扬石天基,性喜念佛,日常不辍。一日游虎邱后山绝顶,殿宇辉煌,傍有静室,供吕祖像,梁中以丝线挂木笔一枝,其下承有沙盘方几,傍坐老翁。因问设此何为,翁曰:“凡有疑事启问,即虔诚默祷,用符咒代请吕祖降乩,自临判断。”因焚香默叩:“以时常念佛,有无功效,求明示。”少顷,见悬空木笔,即自运动,遂判云:“念佛虔诚即是丹,念珠百八转循环。念成舍利超生死,念结菩提了圣凡。念意不随流水去,念心常伴白云间。念开妙窍通灵慧,念偈今留与汝参。”末书“纯阳道人,赐扬州天基石子佩悟”。  鹄矶示现  武昌涵三宫,会首顾行恕、吴一恕等三人,叩求吕祖现相,许以翌日赴黄鹤楼下相候。三子次早赴楼前静候良久,游人杂沓,无从物色。傍午有一人,于太白亭前,背手徐行,三子亦忽之。俄见一老翁,须鬓皤然,意必有异,就与语,仍无奇。至薄暮,怅惘而归,以为诳我。后示一绝云:“三生石畔殷殷望,太白亭前款款行。春色不知何处去,空余皓首说幽情。”始悟亭前独步者,即吕祖也。  古文墨迹  顾行恕又一日自涵三宫赴馆,途遇一道人,与之语。顾赴馆心急,不暇接言,辞去。及至馆,诸徒诧异曰:“先生今日何以衣裾皆香?”顾亦不觉。视案上古文前,书“莫儿戏,回道人过此”数字,笔势飞舞,墨迹尚新。方悟吕祖降神所书,众未之见。而途中所遇之道人,化相也。翌日述诸会友,无不叹羡。会中傅敬恕,宝而藏之。  鄂州飞剑遗亭,为吕祖道场,屡著灵异。尝伪为丐者,诣亭卧祖龛座前,众以其垢秽不堪,呼之令去。及去后,方知,则已追悔无及。又一日,天大雨雪,伪为京货郎,憩亭上,作避雪状,以手拂衣,旋出亭外,使人视之不见。时雪甚厚,无足迹,始知其为吕祖也。夫自古神仙众矣,惟吕祖时而金阙,时而洞天,属以度人愿重,游行宇内。或现相,或降笔,神通妙用,千变万化,不可胜言。嘻,盛哉![搜集整理 仅供参考]
版区推荐 >>
广告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