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辑主页 > 列表 > 正文
吕洞宾更名显化(十三条)
作者:mana 发布时间:2020/06/27 15:29:42 分数:0 跟帖:1
  回道士
  滕宗谅,字子京,谪守巴陵。吕祖诡为回道士上谒,风骨耸秀,谈论俊辨,子京异之。口占诗赠之曰:“华州回道人,来到岳阳城。别我游何处,秋空一剑横。”吕祖大笑,俄不见。子京倩人绘其像,置于岳阳楼(岳阳祖像,盖始于此)。
  回处士
  尚书郎贾师雄爽为太守时,有家藏古镜甚宝,常欲淬(音翠)磨。吕祖称回处士谒焉(一云,有道人自称善磨镜),乞试其技,笥中取药少许置镜上,辞去,曰:“俟更取药来。”追之已不见(一云须归取足之,去不复来)。但见所寓太平寺扉上题诗曰:“手内青蛇凌白日,洞中仙果艳长春。须知物外烟霞客,不是街头磨镜人。”爽见而异之,知为吕仙,视镜上药,已飞去,一点光明如玉。后复儒冠登武冈谯楼,叹曰:“佳哉山水,五百年无兵火,可避乱也。”
  回道人
  吕祖游长沙,诡为回道人,持小瓦罐乞钱,得钱无算,而罐常不满,人皆神之。一日坐市道上,言有能以钱满吾罐者,当授以道,人争以钱投罐,竟不满。有僧驱一车钱,戏曰:“汝罐能容否?”道人唯唯,及推车入罐,戛戛有声(奇幻),俄不见。僧曰:“神仙耶?幻术耶?”道人口占诗曰:“非神亦非仙,非术亦非幻,天地有终穷,桑田几迁变。身固非我有,财亦何足恋?曷不从吾游,骑鲸腾汗漫。”僧益惊疑,欲执之,道人曰:“若惜此钱耶?吾今偿你。”取片纸投罐,祝曰:“速推车出。”良久不出,曰:“非我自取不可。”因跳人罐,寂然(更奇幻)。僧击罐碎,有片纸题一诗曰:“寻真要识真,见真浑未悟。一笑再相逢,驱车东平路。”僧怅然归,次东平,忽见道人曰:“吾俟汝久矣。”以车还之,钱皆在,曰:“吾吕公也,始谓汝可教,今惜钱如此,不可也。”僧方悔谢不及(“驱车东平路”,一作“携囊潇湘渡”)。
  回心回心
  安丰县娼曹三香,染恶疾,为邸以舍往来客。吕祖伪为寒士托宿,仆以其褴褛拒之。三香曰:“吾既立此门户,垢净何择焉。”(此语有见,便可度)遂延入,殊礼遇之。居无何,曹疾作,呻吟良苦,吕祖以箸针其股曰:“回心回心。”时门外有一皂角树,久槁死,祖乃投以药,即别。翼日树再生,枝叶甚茂。曹始悟其为神仙。而回心者,吕也。(不止寓吕字,亦是提醒回心向道,脱离苦海。)即毁冠服,去粉黛,弃家远游(信有根缘)。人为建吕先生祠,奉祀焉。绍兴末,曹忽还乡,颜状秀异,人无识者,乃自言本末,复去,不知所终。
  此娼与张珍奴,同为妓女中超群者,宜其同为吕祖化度也。语以回心而即能回心,须眉不如矣。
  无心昌老
  横浦大庾(音与)岭,有富家子慕道,建庵,接云水士多年。一日众建黄箓大斋,方罢,忽有一褴褛道人至,求斋,众不知恤,或加凌辱。道人题词于壁曰:“暂游大庾,白鹤飞来谁共语;岭畔人家,曾见寒梅几度花。春来春去,人在落花流水处;花满前蹊,藏尽神仙人不知。”(词名《减兰》,即《减字木花》。)末书“无心昌老来”五字,作三样笔势。题毕,竟入云堂,良久不出。迹之,已不见。徐视其字,深透壁后,始知昌字无心,乃吕仙也,众共叹惋(延云水士多年,真仙至,反觌面失之,误在以貌取人也)。
  昌虚中
  徽庙时,有一道人,自称昌虚中,往来诸琳宫,动履怪异。饮酒无量,啖生鱼肉至数十斤,饮冷水数十斛(数事俱异)。天大雨雪,平地七八尺余,自埋于雪中(更异),旬日不出,雪霁复起。行于深潭水面,如履平地。又善草书,作枯藤游丝势,一举笔数千,络绎不断,人争携楮以请,往往不与。昌字虚中,吕字也。
  一云:内侍言于徽宗,命召之,不得。但于其游息处,得诗曰:“遥指高峰笑一声,红霞紫雾面前生。每于尘市无人识,长到山中有鹤迎。  时弄玉蟾驱鬼魅,夜煎金鼎煮琼英。他时若赴蓬莱洞,知我仙家有姓名。”
  无上宫主
  全州道士蒋晖,志行高卓。吕祖谒之,适蒋他出,祖题诗于壁曰:“醉舞高歌海上山,天瓢承雾结金丹。夜深鹤透秋光碧,万里西风一剑寒。”末书“无上宫主访蒋晖作”。蒋归,惊曰:“宫字无上,吕翁也。”追之不可得。
  宫字无上固是吕字,然吕祖果位,实居无上宫,其《真诰》曰:“巍巍无上宫,渺渺清微境。”是也。


网友跟帖 共1 条 [我也要发表回复]
删除回复mana - 回复于2020/6/27 15:30:18
1
  ☆宾上人
  青城山丈人观黄若谷,风骨清峻,戒行严洁(是此等人才遇)。常以天心符水,三光正炁,治疾良验,得钱帛,即以散施贫乏。吕祖自称宾法师上谒,留月余。所作符篆,往往吹起皆为龙蛇云雾飞去。治鬼召将,必现其形,通人言语,足踏成雷,目瞬成电,呵气成云,喷唾成雨。又善画,不用笔,但含墨水喷纸帛上,自然成山川、花木、宫室、禽兽、人物之状,略加拂拭而已。每画得钱,即市酒与若谷痛饮。若谷饮素无量,每为宾所困。一日若谷问曰:“先生操行异常人,必自神仙中来,还可语吾道否?”曰:“子左足北斗七星缺其一,奚能成道耶?更一生可也。”若谷惊曰:“宾公殆圣人矣。”盖其左足下有黑子作七星状,而缺其一,未尝为人所知故也。复问寿几何,吕祖倒书九十四字于壁,作两圆相围之,即别去。始悟作圆相为吕,而宾姓其字也。后若谷四十九岁卒,果符倒书之谶。
  谷客
  元丰中,东京有道人称谷客,与布衣滕忠同饮酒。将起,以药一丸遗滕,滕素有风癖,服之即愈,遂别。又三年,于扬州开明桥东遇谷客,坐水次,招滕,滕取路跨桥而往,至则无所睹。始悟谷客为洞宾也,怏怏未几卒。
  同客人
  熙宁中,江南有李先生者,自号同客人。持莎笠纶竿短板,唱《渔家傲》,又为鸣榔之声以参之,音清悲激,如在青霄。其词曰:“二月江南山水路,李花零落春无主。一个鱼儿无觅处,风和雨,龙生甲归天去。”(词名《豆叶黄》。)人或与钱,不受,与酒即不辞。后以甲辰二月终,瘗之,无尸。始悟同客者即吕洞宾,寓意也。
  守谷客
  崔中举进士,道过巴陵,于寓邸歌《沁园春》乐章。吕祖适以补輳(即鞋)隐市井间,质其所歌曰:“何曲也?”崔曰:“东都新声也。”曰:“吾不解书,子为书吾词。”崔为书其词曰:“七返还丹,在人(《全唐诗》作“在我”)先须炼己待时。正一阳初动,中宵漏永,温温铅鼎,光透帘帏。造化争驰,龙虎交媾,进火功夫牛斗危(牛斗危,《玉蟾诀》亦云:‘妙在危箕斗牛女。’正为一阳初动之位)。曲江上看月华莹净,有个乌飞,当时自饮刀圭。又谁信无中养就(一作就养)儿。辨水源清浊,金木(一作木金)间隔,不因师指,此事难知。道要玄微,天机深远,下手速(一作忙)修犹太迟。蓬莱路,待三千行满,独步云归。”崔问姓氏,曰:“吾生江口,长山口,今为守谷客。”翌旦访太守,言之,曰:“此吕洞宾也。”亟令召之,叩其户,应声渐远,再呼不应,排户而人,阒(倾入声)无人矣。壁有诗曰:“腹内婴儿养已成,且居廛市暂娱情,无端措大刚饶舌,却人白云深处行。”(一云:崔中举进士,游岳阳,遇真人,录《沁园春》词。诘其姓名,荐之李守,排户而入,惟见留诗于壁云。)崔与太守,叹恨而已。(按:原本诗词另载,今并汇入事迹内,便于观览。)
  吕元圭
  吕祖游江夏,诡为吕元圭,往来居民杨氏家,为人言祸福事甚验。一日忽辞去,曰:“恶人至矣,吾将避之。”是夕提点刑狱喻某,行部至鄂,首觅吕,已不见,得其平日所与往还者岑文秀,诘其所得。岑曰:“无有。”喻厉以声色,将罪之,岑答如故,喻命搜其家,得所遗卷长歌一首,论内丹事。喻省之曰:“此吕先生也。元圭者,折先生二字耳,恶人者,谓喻迫之也。”
  黄袄翁
  长沙钟将之,字仲山,嘉定己巳,自金陵罢官归,舟次巴陵南津。晡时,俄睹一舟过,中有黄袄翁,风貌奇峻,凝然伫立,熟视仲山良久。仲山窥其篷中无他物,惟船头有黑瓶罐十枚,篷前两青衣童参差立。仲山意其必径渡,既而仅行二丈许,即回棹,而翁已端坐篷后,再熟视仲山良久,俄失船所在。仲山始谓巨商,不与之语,至是恍然惊讶,知其为异人也。翌日往吕仙祠拜礼,真像俨然,有两青童侍侧,其貌皆与昨所见者肖,仲山自恨凡目不识,感叹无已。周星作《水调歌头》词,有“更似南津港,再遇吕公船”之句。次年卒。仲山之孙,尝出其祖所绘黄袄翁真(像)示余,诚为清峻绝俗云。
  世人俗眼,觌面错过者多。武昌飞剑遗亭住持陈道人,一日道过胭脂山,将下山,遇一道人负剑上山,与陈觌面相遇。  陈初不觉,继忽思曰:近世道人,安有负剑者?得非吕祖师乎?因回视,已不复见。
版区推荐 >>
广告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