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辑主页 > 列表 > 正文
吕洞宾游戏僧寺(五条)
作者:wsir 发布时间:2020/06/28 15:14:42 分数:0 跟帖:1
  山寺艳妇  吕祖尝游山寺,以剑化作一艳妇人寺。僧行纵观(不成僧),神驰志丧。过云堂前,有一僧方趺(音孚)坐,独不顾,竟出门,似若不动心者,祖以为可教。既出门,则已候于无人之地,意欲要而挑之(更甚)。女色蛊人,罪根难灭,此第一障道因缘也。  游金鹅寺  吕祖抵四明金鹅寺,顾方丈萧然,顷有童子出,吕问此何寥寥,曰:“莫道寥寥,虚空也不著。”遂佳其言,题诗于壁云:  丈有门出不钥,见个山童露双脚。  伊方丈何寥寥,道是虚空也不著。  此语,何欣欣,主翁岂是寻常人?  来谒见不得见,谒心耿耿生埃尘。  去也,波浩渺,路入蓬莱山杳杳。  思一上石楼时,雪晴海阔千峰晓。  游庐山寺  山开元寺僧法珍,坐禅二十年,颇有戒行。一日定坐,有一道人往谒,问曰:“师谓坐禅可了道乎?”(此与南岳问马祖意同。)珍曰:“然。”道人曰:“佛戒贪嗔淫杀为甚,方其坐时,自谓无此心矣;及其遇景遇物,不能自克。则此种心,纷飞莫御,道岂专在坐乎?”因与珍历云堂,见一僧方酣睡,谓珍曰:“吾偕子少坐于此,试观此生。”(曩见《悟真篇》末载此事曰:“见一僧方入定坐,珍曰:‘此僧平素善入定。’吕曰:‘我等且坐此试看。’”)坐未几,见僧顶门出一小蛇,长三寸余,缘床左足至地,遇涕(音体)唾食之,复循溺(君吊切尧去声)器饮,出轩外,度小沟,绕花台,若驻玩状。复欲度一小沟,以水溢而返。道人当其来径,以小刀插地,蛇见之畏缩,寻别径至床右足,循僧顶而入,睡僧遽惊觉。问讯曰:“吾适一梦,与二子言之。初梦从左门出,逢斋供甚精,食之,又逢美酒,饮之,因褰裳渡门外小江,逢美女数十,恣观之,复欲渡一小江,水骤涨不能往,逢一贼欲见杀,走从捷径,至右门而人,遂觉。”道人与珍大笑。出谓珍曰:“以床足为门,以涕唾为供,以溺为醞,以沟为江,以花木为美女,以刀为贼,人之梦寐幻妄如此。”(明人于此,正须看破。)珍曰:“为蛇者何?”道人曰:“此僧性毒多嗔,熏染变化已成蛇相(此意恶也。意恶隐而不现,谓之阴恶,故多变蛇蝎之类;阳恶属身业,易见,多变虎豹之类),他日瞑目,即受生于蛇中矣(可畏!学佛学仙原要修心,不修心何益),可不惧哉?吾吕公也,见子精忱,可以学道,故来教子。”珍遂随之而往,不知所终。  此段事极好提醒迷人。一云祖后授以丹诀,令潜修于青牛谷:“昔洪志乘青牛,冲举于此。道成当来引汝。”


网友跟帖 共1 条 [我也要发表回复]
删除回复wsir - 回复于2020/6/28 15:15:17
1
  开元赠金  袁州开元寺浴室有大井,泉水甘洌。吕祖爱之,留连旬日,因与寺僧款密。僧朴野,待之尽敬,不知其为吕仙也。临行以墨二笏赠僧,藏之箧(音怯)笥,不复省。一日李大临转漕(音造)江西行部至袁,寻僧问曰:“吕先生尝赠汝金乎?”僧恍然曰:“我不识吕先生,但前有道人到此,赠我墨耳,初无金也。”出墨示大临,则墨即金矣。大临摩挲骇异,欲以他金易之,僧弗受,但以一笏转赠之。且问运使何自知此,李曰:“昨过零陵县,见何仙姑,问吕公动履,何曰:‘近吕过此,自言久客宜春,与开元浴室僧相善,喜其有仙风道骨,以金遗之。’吾闻此语,故来验焉。”旬日吕祖复来,问僧墨何在,僧具以告,吕笑曰:“此女饶舌。”遂与僧携手出门去,不知所之。  一云:祖复至,僧喜迎拜。祖问墨何在,僧具告。  曰:“大临拱宸,皆吾故友也。”遂授僧禅定之理,后亦度世。  大云会食  吕祖伪为回处士,游大云寺,随堂会食。月余,谓寺僧曰:“僧馔甚精,但少面耳。”遂去旬日,携少许面至,自炮设,数百僧皆饱足。僧请处土啜茗,举丁晋公诗曰:“花随僧箸破,云逐客瓯圆。”处士曰:“句虽佳,未尽茶之理。”乃书诗曰:  玉蕊一枪称绝品,僧家造法极工夫。  兔毛瓯浅香云白,虾眼汤翻细浪俱。  断送睡魂离几席,增添清气入肌肤。  幽丛自落溪岩外,不肯移根入上都。  以丹一粒遗僧曰:“服此可不死。”后僧亦仙去。
版区推荐 >>
广告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