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辑主页 > 列表 > 正文
小窗幽记 卷七 集韻
作者:age 发布时间:2019/07/16 10:58:17 分数:0 跟帖:1
  小窗幽记 卷七 集韻(陈继儒)
  人生斯世,不能讀盡天下秘書靈笈。有目而昧,有口而啞,有耳而聾,而面上三鬥俗塵,何時掃去?則韻之一字,其世人對癥之藥乎?雖然,今世且有焚香啜茗,清涼在口,塵俗在心,儼然自附於韻,亦何異三家村老嫗,動口念阿彌,便雲昇天成佛也。集韻第七。
  陳慥家蓄數姬,每日晚藏花一枝,使諸姬射覆,中者留宿,時號『花媒』。
  雪後尋梅,霜前訪菊;雨際護蘭,風外聽竹。
  清齋幽閉,時時暮雨打梨花:冷句忽來,字字秋風吹木葉。
  多方分別,是非之竇易開;一味圓融,人我之見不立。
  春雲宜山,夏雲宜樹,秋雲宜水,冬雲宜野。
  清疏暢快,月色最稱風光;瀟灑風流,花情何如柳態。
  春夜小窗兀坐,月上木蘭有骨,淩冰懷人如玉。因想『雪滿山中高士臥,月明林下美人來』,語此際光景頗似。
  文房供具,藉以快目適玩,鋪疊如市,頗損雅趣,其點綴之法,羅羅清疏,方能得致。
  香令人幽,酒令人遠,茶令人爽,琴令人寂,棋令人閑,劍令人俠,杖令人輕,麈令人雅,月令人清,竹令人冷,花令人韻,石令人雋,雪令人曠,僧令人淡,蒲團令人野,美人令人憐,山水令人奇,書史令人博,金石鼎彞令人古。
  吾齋之中,不尚虛禮,凡入此齋,均為知己。隨分款留,忘形笑語,不言是非,不侈榮利,閑談古今,靜玩山水,清茶好酒,以適幽趣,臭味之交,如斯而已。
  窗宜竹雨聲,亭宜松風聲,幾宜洗硯聲,榻宜翻書聲,月宜琴聲,雪宜茶聲,春宜箏聲,秋宜笛聲,夜宜碪聲。
  雞壇可以益學,鶴陣可以善兵。
  翻經如壁觀僧,飲酒如醉道士,橫琴如黃葛野人,肅客如碧桃漁父。
  竹徑款扉,柳陰班席。每當雄才之處,明月停輝,浮雲駐影。退而與諸俊髦西湖靚媚,賴此英雄,一洗粉澤。
  雲林性嗜茶,在惠山中,用核桃、松子肉和白糖,成小塊,如石子,置茶中,出以啖客,名曰清泉白石。
  有花皆刺眼,無月便攢眉,當場得無妒我;花歸三寸管,月代五更燈,此事何可語人?
  求校書於女史,論慷慨於青摟。
  填不滿貪海,攻不破疑城。
  機息便有月到,風來不必苦海。人世心遠,自無車塵馬跡,何須痼疾丘山?
  郊中野坐,固可班荊;徑裡閑談,最宜拂石。
  侵雲煙而獨冷,移開清笑胡床,借竹木以成幽,撤去莊嚴蓮坐。
  幽心人似梅花,韻心士同楊柳。
  情因年少,酒因境多。
  看書築得村樓,空山曲抱,趺坐掃來花徑,亂水斜穿。
  倦時呼鶴舞,醉後倩僧扶。
  鳥銜幽夢遠,只在數尺窗紗,蛩遞秋聲悄,無言一龕燈火。
  借草班荊,安穩林泉之窔;披裘拾穗,逍遙草澤之臞。
  萬綠陰中,小亭避暑,八闥洞開,幾簟皆綠。
  雨過蟬聲來,花氣令人醉。
  剸犀截雁之舌鋒,逐日追風之腳力。
  瘦影疏而漏月,香陰氣而墮風。
  修竹到門雲裡寺,流泉入袖水中人。
  詩題半作逃禪偈,酒價都為買藥錢。
  掃石月盈帚,濾泉花滿篩。
  流水有方能出世,名山如藥可輕身。
  與梅同瘦,與竹同清,與柳同眠,與桃李同笑,居然花裡神仙;與鶯同聲,與燕同語,與鶴同唳,與鸚鵡同言,如此話中知己。
  栽花種竹,全憑詩格取裁;聽鳥觀魚,要在酒情打點。
  登山遇厲瘴,放艇遇腥風,抹竹遇繆絲,修花遇酲霧,歡場遇害馬,吟席遇傖夫,若斯不遇,甚於泥塗。偶集逢好花,踏歌逢明月,席地逢軟草,攀磴逢疏藤,展卷逢靜雲,戰茗逢新雨,如此相逢,逾於知己。
  草色遍溪橋,醉得蜻蜓春翅軟;花風通驛路,迷來蝴蝶曉魂香。
  田舍兒強作馨語,博得俗因;風月場插入傖父,便成惡趣。
  詩瘦到門鄰,病鶴清影頗嘉;書貧經座並,寒蟬雄風頓挫。
  梅花入夜影蕭疏,頓令月瘦,柳絮當空晴恍忽,偏惹風狂。
  花陰流影,散為半院舞衣;水響飛音,聽來一溪歌板。
  萍花香裡風清,幾度漁歌;楊柳影中月冷,數聲牛笛。
  謝將縹緲無歸處,斷浦沈雲;行到紛紜不系時,空山掛雨。
  渾如花醉,潦倒何妨,絕勝柳狂,風流自賞。
  春光濃似酒,花故醉人,夜色澄如水,月來洗俗。
  雨打梨花深閉門,怎生消遣;分忖梅花自主張,著甚牢騷?
  對酒當歌,四座好風隨月到;脫巾露頂,一樓新雨帶雲來。
  浣花溪內,洗十年遊子衣塵;修木林中,定四海良朋交籍。
  人語亦語,詆其昧於鉗口;人默亦默,訾其短於雌黃。


网友跟帖 共1 条 [我也要发表回复]
删除回复age - 回复于2019/7/16 10:58:56
1
  艷陽天氣,是花皆堪釀酒,綠陰深處,凡葉盡可題詩。
  香侵月,未許魚窺;幽關松冷巢雲,不勞鶴伴。
  篇詩鬥酒,何殊太白之丹丘,扣舷吹簫,好繼東坡之赤壁。
  獲佳文易,獲文友難;獲文友易,獲文姬難。
  茶中著料,碗中著果,譬如玉貌加脂,蛾眉著黛,翻累本色。煎茶非漫浪,要須人品與茶相得,故其法往往傳於高流隱逸,有煙霞泉石磊落胸次者。
  樓前桐葉,散為一院清陰,枕上鳥聲,喚起半窗紅日。
  天然文澹舜祷ǜ壑~;自在笙簧,風戛園林之竹。
  高士流連,花木添清疏之致:幽人剝啄,莓苔生淡冶之光。
  松澗邊攜杖獨往,立處雲生破衲;竹窗下枕書高臥,覺時月浸寒氈。
  散履閑行,野鳥忘機時作伴;披襟兀坐,白雲無語漫相留。
  客到茶煙起竹下,何嫌展破蒼苔;詩成筆影弄花間,且喜歌飛《白雪》。
  月有意而入窗,雲無心而出岫。
  屏絕外慕,偃息長林,置理亂於不聞,托清閑而自佚。松軒竹塢,酒甕茶鐺,山月溪雲,農蓑漁罟。
  怪石為實友,名琴為和友,好書為益友,奇畫為觀友,法帖為范友,良硯為礪友,寶鏡為明友,淨幾為方友,古磁為虛友,舊爐為熏友,紙帳為素友,拂麈為靜友。
  掃徑迎清風,登臺邀明月。琴觴之餘,間以歌詠,止許鳥語花香,來吾幾榻耳。
  風波塵俗,不到意中,雲水淡情,常來想外。
  紙帳梅花,休驚他三春清夢,筆床茶灶,可了我半日浮生。
  酒澆清苦月,詩慰寂寥花。
  好夢乍回,沈心未燼,風雨如晦,竹響入床,此時興復不湣
  山非高峻不佳,不遠城市不佳,不近林木不佳,無流泉不佳,無寺觀不佳,無雲霧不佳,無樵牧不佳。
  一室十圭,寒蛩聲暗,折腳鐺邊,敲石無火,水月在軒,燈魂未滅,攬衣獨坐,如游皇古意思。
  遇月夜,露坐中庭,心爇香一住,可號伴月香。
  襟韻灑落如晴雪,秋月塵埃不可犯。
  峰巒窈窕,一拳便是名山,花竹扶疏,半畝如同金穀。
  觀山水亦如讀書,隨其見趣高下。
  深山高居,爐香不可缺,取老松柏之根枝實葉,共搗治之,研風昉羼和之,每焚一丸,亦足助清苦。
  白日羲皇世,青山綺皜心。
  松聲,澗聲,山禽聲,夜蟲聲,鶴聲,琴聲,棋子落聲,雨滴階聲,雪灑窗聲,煎茶聲,皆聲之至清,而讀書聲為最。
  曉起入山,新流沒岸;棋聲未盡,石磬依然。
  松聲竹韻,不濃不淡。
  何必絲與竹,山水有清音。
  世路中人,或圖功名,或治生產,儘自正經。爭奈大地間好風月、好山水、好書籍,了不相涉,豈非枉卻一生!
  李岩老好睡。眾人食罷下棋,岩老輒就枕,閱數局乃一展轉,雲:『我始一局,君幾局矣?』
  晚登秀江亭,澄波古木,使人得意於塵埃之外,蓋人閑景幽,兩相奇絕耳。
  筆硯精良,人生一樂,徒設只覺村妝;琴瑟在禦,莫不靜好,纔陳便得天趣。
  蔡中郎傳,情思逶迤;北西廂記,興致流麗。學他描神寫景,必先細味沈吟,如曰寄趣本頭,空博風流種子。
  夜長無賴,徘徊蕉雨半窗,日永多閑,打疊桐陰一院。
  雨穿寒砌,夜來滴破愁心;雪灑虛窗,曉去散開清影。
  春夜宜苦吟,宜焚香讀書,宜與老僧說法,以銷艷思。夏夜宜閑談,宜臨水枯坐,宜聽松聲冷韻,以滌煩襟。秋夜宜豪遊,宜訪快士,宜談兵說劍,以除蕭瑟。冬夜宜茗戰,宜酌酒說《三國》、《水滸》、《金瓶梅》諸集,宜箸竹肉,以破孤岑。
  玉之在璞,追琢則珪璋;水之發源,疏浚則川沼。
  山以虛而受,水以實而流,讀書當作如是觀。
  古之君子,行無友,則友松竹;居無友,則友雲山。餘無友,則友古之友松竹、友雲山者。
  買舟載書,作無名釣徒。每當草蓑月冷,鐵笛風清,覺張志和、陸天隨去人未遠。
  『今日鬢絲禪榻畔,茶煙輕颺落花風。』此趣惟白香山得之。
  清姿如臥雲餐雪,天地盡愧其塵汙;雅致如蘊玉含珠,日月轉嫌其洩露。
  焚香啜茗,自是吳中習氣,雨窗卻不可少。
  茶取色臭俱佳,行家偏嫌味苦;香須沖淡為雅,幽人最忌煙濃。
  朱明之候,綠陰滿林,科頭散發,箕踞白眼,坐長松下,蕭騷流觴,正是宜人疏散之常讀書夜坐,鐘聲遠聞,梵響相和,從林端來,灑灑窗幾上,化作天籟虛無矣。
  夏日蟬聲太煩,則弄蕭隨其韻轉,秋冬夜聲寥颯,則操琴一曲咻之。
  心清鑒底瀟湘月,骨冷禪中太華秋。
  語鳥名花,供四時之吟嘯,清泉白石,成一世之幽懷。
  掃石烹泉,舌底朝朝茶味,開窗染翰,眼前處處詩題。
  權輕勢去,何妨張雀羅於門前;位高金多,自當效蛇行於郊外。蓋炎涼世態,本是常情,故人所浩嘆,惟宜付之冷笑耳。
  溪畔輕風,沙汀印月,獨往閑行,嘗喜見漁家笑傲;松花釀酒,春水煎茶,甘心藏拙,不復問人世興衰。
  手撫長松,仰視白雲,庭空鳥語,悠然自欣。
  或夕陽籬落,或明月簾櫳,或雨夜聯榻,或竹下傳觴,或青山當戶,或白雲可庭,於斯時也,把臂促膝,相知幾人,謔語雄談,快心千古。
  疏簾清簟,銷白晝惟有棋聲;幽徑柴門,印蒼苔只容屐齒。
  落花慵掃,留襯蒼苔,村釀新芻,取燒紅葉。
  幽徑蒼苔,杜門謝客,綠陰清晝,脫帽觀詩。
  煙蘿掛月,靜聽猿啼,瀑布飛虹,閑觀鶴裕簾卷八窗,面面雲峰送碧,塘開半畝,瀟瀟煙水涵清。
  雲衲高僧,泛水登山,或可藉以點綴;如必蓮座說法,則詩酒之間,自有禪趣,不敢學苦行頭陀,以作死灰。
  遨遊僊子,寒雲幾片束行妝,高臥幽人,明月半床供枕簦落落者難合,一合便不可分,欣欣者易親,乍親忽然成怨。故君子之處世也,寧風霜自挾,無魚鳥親人。
  海內慇勤,但讀停雲之賦,目中寥廓,徒歌明月之詩。
  生平願無恙者四:一青山,一曰故人,一曰藏書,一曰名草。
  聞暖語如挾纊,聞冷語如飲冰,聞重語如負山,聞危語如壓卵,聞溫語如佩玉,聞益語如贈金。
  旦起理花,午窗剪茶,或截草作字,夜臥懺罪,令一日風流蕭散之過,不致墮落。
  快欲之事,無如飢餐;適情之時,莫過甘寢。求多於清欲,即侈汰亦茫然也。
  雲隨羽客,在瓊臺雙關之間;鶴唳芝田,正桐陰靈虛之上。
版区推荐 >>
广告区